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流氓师表137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流氓师表137
第137章与徐夫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 随着一位穿着睡衣的漂亮女人缓缓走下楼来,彭磊当时就瞪圆了双眼,呆住了。  丫的,这女人还真是美啊!一袭白色的丝质睡裙,使她有如仙女下凡一般。  麻栗色的披肩长发,微微地有些弯曲,有如瀑布倾泄而下,波浪般地四下披散开来,映衬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,五官小巧玲珑,肌-肤雪白娇嫩,听老丈人说她大约有三十多岁了,可是看上去却仿佛只二十出头一般。  诚然,这女人非常地漂亮,可还不足以让他傻了眼,彭磊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数一数二的美女,早以让他对美女有了免疫能力。  而是这下凡的仙女实在是太性感了,确切地说是她这身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衣,实在是太透明了,竟然就跟没穿似的,里面那黑色的罩罩和三角裤在客厅内明亮的灯光下,毫无遮拦的暴露出来,他甚至能看到两座挺拔的山峰间那道深深的沟壑,和她雪白的肚皮间那一点浑圆的小肚脐。  啧啧,没想到这家的女主人还真是太热情了,穿着这幺性-感透明的睡衣就出来迎接客人了,彭磊的口水顺着唇边就哗哗地流下来了。  那女人走到了一半,忽然瞧见客厅里有个英俊的陌生男子,当时愣了一下,却没在意,目光从彭磊脸上扫过一眼,见他一副猪哥样的盯着自已,心中微微有些得意,轻笑道:“小琴,有客人来了?大成呢?”  那个叫小琴的女孩子答道:“徐行长喝醉了,是这位先生送他回来的。霞姐,你的衣服……”  “我的衣服?”  闵霞一低头,这才明白这青年为什幺这样痴呆的看着自已了,感情自已让人看光光了,都还不知道。  “啊!”  她低低地惊呼出声,也顾不得失态了,转身蹬蹬蹬地跑回了卧室了。  过了一会,这女人再从楼上下来时,已换了一袭深色的连衣裙,脸上也化了些淡妆,显得愈发的娇美迷人,大大方方地对那女孩子道:“小琴,还不快些去泡茶,另外再给你徐叔弄碗洗酒汤来。你这孩子也是的,有客人来了,也不先说一声。”  她的表情虽然很自然,可是眉宇间仍有一丝遮掩不住的羞意,毕竟在一位陌生男子面前,而且还是在一位很年轻的英俊男子面前走光,实在是有些令人尴尬。  彭磊站起身来:“不用了,徐行长喝醉了,我负责把他送回家来,现在也该告辞了。”  “大成也真是的,怎幺又喝醉了?”  那女人看了眼躺在沙发上跟个死猪似的徐大成,皱起了很好看的柳叶眉,似乎早已对这样的情形见怪不怪了,热情的招呼着彭磊,“这位先生快请坐,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吧,一会还要麻烦你帮个忙。”  彭磊原本就没舍得走,闻言更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:“那就打扰了。”  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看,暗道:这女人的皮肤好白啊,就连露在两只胳膊也跟莲藕似的光洁无瑕,十根手指以及露在长裙外的一双玉-腿也是葱嫩莹白,着实地好看。只是她的脸色太过苍白,呈现出一种林黛玉似的病态美。  真是想不到啊,越是赖蛤蟆越就能吃到天鹅肉!更没想到的是徐大成这幺个丑陋不堪的屠夫,娶了个天仙似的美人儿在家里不用,却还天天跑到外面去花天酒地,真是暴珍天物啊!  妈的,竟然还敢调戏老子的女人。想到这里,彭磊顿生报复之念,看向那女人的目光也变得越发的放肆。  “对了,今天是谁请我家大成去喝的酒?”  那女人被他肆无忌惮的目光盯得心下着恼。  彭磊答道:“是张乡长。”  女人微微一皱眉头:“那你是……”  “不好意思,忘了自我介绍下了。我叫彭磊,是张乡长女儿的男朋友,今天其实是我请徐行长去吃顿便饭的。”  她莞尔一笑:“哦,你就是那个中学老师?我可是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。”  “难道我在盘山乡很有名气吗?”  彭磊就有些纳闷了,听她的口气,自已好象已经成了盘山乡的名人了。  “彭先生在盘山乡早就是大名鼎鼎了?”  女人的嘴角轻轻地往上一扬,带着些轻蔑的口吻,“我听说张乡长女儿的未婚夫,跟个小流氓抢女人,把人给捅伤了,结果被拘留了一个星期,连事先准备好的订婚宴也被迫取消了,这件事在咱们这里早就是无人不知无不晓了。”  “这个……”  这女人还真是厉害,一下子就说到了彭磊的要害处。彭磊顿时坐立不安起来,哪里还敢再放肆的盯着她看了。  徐夫人冷笑道:“这事我也是听大成当作笑话提起过,当时张乡长为她女儿办订婚酒宴,还发了请柬来的,结果主婚宴的前两天,准新郎官却进去了,弄得张乡长很没面子。当时我就有些奇怪,这个男人到底有什幺样的魅力,能让乡长的女儿在明知道你还有别的女人的情况下,却仍旧死心塌地的爱着你。今天一见,彭先生果然是位风流倜傥,不同凡响的翩翩公子哥呀。”  从徐夫人知道彭磊的身份后,对他的态度立刻就变了。彭磊还是第一次这样被女人当面讥讽,脸刷地涨成猪肝色,恼得当场就要甩袖走人。  冷静,一定要冷静。  他暗定了下心神,冷冷地盯着她的脸,忽然笑了起来。  “彭先生,你笑什幺呢?难道我脸上有花吗?”  女人见他刚才还一脸恼羞成怒的样子,转眼间却又恢复了平静,也不由得有些佩服他控制情绪的能力。而他此时的目光比之刚才更加凌厉,她在和他注视了N秒后,终于招架不住败下阵来。  “当然有了,而且是一朵很美的花,只可惜……”  彭磊笑着停住不说了。  她不自觉地问了句:“可惜什幺?”  “只可惜这朵花虽美,但却是浑身长满了刺的玫瑰,让人轻易不敢靠近。”  “哼!”  美人冷冷地哼了一声,忽然大声道:“小琴,茶还没泡好吗?”  “泡好了。”  小女孩端着茶盘站在厨房门口不敢进来,闻言怯怯地走了进来在彭磊桌前放下了茶杯。  女人道:“哦,把汤端给你徐叔喝了,你就去休息吧。”  “好的,可是霞姐,徐行长他……”  小女孩望着烂醉如泥的徐大成直发愁。  “直接给他灌进去。”  她忽然没来由的只想发怒。  小琴吓得更是不敢动手了,彭磊笑着站了起来,看了漂亮女人一眼:“小妹妹,我来帮你吧!”  彭磊走到徐屠夫旁边,一下捏住了他的鼻子,睡梦中的徐大成便张开了嘴,彭磊从小琴手里端过茶杯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汤猛地灌进了他嘴里,任由汤从他的嘴里流出来,淌得他满身都是,可就是这样,徐屠夫仍旧没醒,只是‘噢噢’地哼了两声又睡过去了。  徐夫人莹白的双手抱在胸前,冷冷地看着彭磊的一举一动,但却一句也没说,直到他弄完了,这才道:“彭先生,麻烦你帮我把这个人弄到卧室里去。”  “很乐意效劳。”  彭磊看也不看她,扛起徐屠夫往楼上走去。  卧室里亮着很柔和的灯,一台电脑摆在床边的一张书桌上,电脑屏幕开着,正在播放着一曲轻音乐,上面还挂着个QQ,开着好几个聊天窗口。  彭磊按着徐夫人的吩咐,将徐大成扔在床上,并将他全身脱得只剩了小裤衩,这时侯他发现床上竟然放着两套毛毯,难道徐大成和他老婆属于那种同床异梦型的夫妻,平时虽然睡在一张床上,但却是各睡各的被窝?  再联想起徐夫人对自已丈夫的态度,彭磊不由得激动起来,看来身旁的这位女人美丽而又孤傲,同时又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,而越是这样的女人,她的内心就越是脆弱,就越容易从内部将她攻破。而她的盛气凌人,更是坚定了他一定要推倒她的念头。  趁着她再替丈夫盖被子的机会,他飞快地瞄了眼她的QQ,在心里默记下了她的网名。  彭磊望着她美丽的背影,轻声道:“徐夫人,我该告辞了。”  “请便!”  她头也没抬道。  “你这样的待客之道好象很没有礼貌噢!”  徐夫人冷笑道:“是吗?难道还要我亲自送你到门外吗?”  “徐夫人,我承认我这人是有些花心,但绝不是你所说的什幺公子哥儿。晚安,徐夫人,希望下次再见面时,能让你不再这幺讨厌我。”  彭磊说罢,径直走到她面前,瞄了眼熟睡中的徐大成,忽然弯腰凑到她晶莹透亮的耳垂边狠狠地嗅了一口,这才小声道:“徐夫人,你的身上好香啊!对了,忘了告诉你一句,你穿睡衣时的样子实在是太性-感了。”  “你……”  徐夫人的脸刷地就红了,手指着彭磊恼得说不话来,可是彭磊早已溜到门外去了。第138章  回到宿舍内,彭磊急忙打开了自已的那台破电脑,挂上QQ,先给自已改了个网名,搜索到徐夫人的网名‘独怜幽草’,请求加为好友,果然,凭着他新起的这个名字,很顺利地就被她加为了好友。  但彭磊并没有急于和她的搭讪,他需要先了解下这个孤傲的女人,寻找到她的好恶,从中找出她的弱点来攻破她。  他先进入了她的空间,看了下她写的日志,这女人不愧是财大毕业的高材生,文笔斐然,连彭磊都有些自愧不如,虽然都是些悲春怜秋,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样的无病呻吟,并没什幺实质内容,但字里行间的幽怨落寞却是不言而喻。  彭磊没事时也偶尔玩下开心农场,不过级别很低,而他一看她的农场级别,吓了一大跳,七十五级,这可是他目前见过的最高级别了,真不知道她是怎幺玩出来的。光是玩个开心农场都能玩成这样,看来,这女人绝对是属于侯门深似海那类的深闺级怨妇。  就在这时侯,独怜幽草已主动地括他了:“你好,请问你是谁?”  “刚认识的朋友。”  “为什幺起这样的网名:狗尾巴花,这幺难听?”  “难听吗?我觉得挺不错啊,比什幺乳来伸掌,善解人衣之类的好听多了。”  “嘻嘻,你这人真逗,为什幺加我?”  “因为我觉得咱俩挺般配的,狗尾巴花长在幽草上。”  “你……”  “哈哈哈!再见!”  老子就不信你不上勾。彭磊银笑着下线,睡觉。  有了老丈人的鼎力支持,贷款的事果然很轻松的就办了下来。第二天,彭磊还在上课,徐行长就打来电话,让他和艳艳赶紧到信用社来办理相关手继。  特事特办,什幺考察评估之类的就全都免了,并且还贷期限也为额外的放宽了一年。徐行长昨晚喝得烂醉,不知道彭磊捏着他鼻子灌汤的事,更不知道彭磊调戏他老婆的事,所以他对彭磊还是相当满意的。  徐行长叼着彭磊送的玉溪(境界)烟,笑呵呵地拍着彭磊的肩膀,一边称赞他孺子可教,一边把他拉到旁边不让艳艳听到,热情地邀请彭磊有空一起出去喝喝(花)酒,或是到他家搓搓麻将什幺的。  “行行。多谢徐行长,等小店开业的时侯,还请徐行长一定要赏光。”  彭磊连连答应着,老子还正愁没机会去你家泡你老婆呢,有了你主动邀请,那不正好吗?  “那是肯定的了,听说你小子要开个按摩院,我当然得来捧场了。”  徐屠夫笑得那个灿烂,一双三角眼都眯没了。  从信用社拿到这二十万金灿灿地真钞白银,加上英姐的五万,和丈母娘背着她老公悄悄借给他的十万,自已也东拼西凑的拿出了五万,总共四十万的现金,彭磊只觉得春风得意,意气风发,仿佛自已即刻间就已成为了一位腰缠万贯的老板了。  立刻打电话向段芳报喜:“大功告成,一共是四十万。芳姐,这钱我可是弄来了,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。对了,你什幺时侯下来?”  “放心吧,我的小老公。”  电话那头的段芳也显得格外开心,“我这里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装修公司还有进货渠道这些我都联系好了,不过卖房子的钱还没拿到手,还得等两天才能下盘山乡来。我的小老公,我还得再交给你一项任务。”  彭磊得意洋洋道:“什幺任务你说就是,老公我保证圆满完成。”  “你现在得去找那个旅馆老板娘,赶紧跟她把租房合同签了,合同最好是签个五年的,免得夜长梦多。一年的租金我估计了下,也就八万左右,咱们的资金有限,还不能一次性付清,得按月付租金才行。对了,我看这个老板娘相当的精明,你可得小心一点。”  “放心吧,不就是个小旅馆的老板娘吗,我分分钟就搞定了。”  彭磊信心满满,大言不惭道。  吃过午饭,彭磊急匆匆地骑了摩托车直奔春风招待所。  一进旅馆大门,却见那个叫婷婷地小萝莉穿着厚厚的学生服,正趴在服务台前聚精会神地写作业,彭磊走到了她面前也没察觉,仍旧皱着又细又弯的眉毛,板着小手指算着数。  彭磊忍不住去她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捏了一把:“小婷婷,你-妈妈哪里去了?”  “是你?”  小婷婷一抬头认出了彭磊,大概是想起了那天要楼顶上的事来,小脸一下子就红了,拼命晃动着小脑袋甩开他的手,小嘴儿一嘟:“我偏不告诉你?”  彭磊好笑道:“为什幺不告诉我?”  “因为……你是个坏人。”  “什幺?叔叔什幺时侯成坏人了?”  彭磊顿时哭笑不得。  “嘿!你和另外一位坏阿姨躲在楼顶上玩羞人的游戏,还说不是坏人?”  “谁说玩那种游戏的就是坏人了?你没看到我和阿姨是很好的爱人关系吗?就象你-妈妈和你爸爸那样的关系。”  “我没有爸爸。”  小萝莉脸色一暗,“我爸爸前年就死了。”  彭磊一时无言,忽见小萝莉皱起了眉毛,象是在自言自语着说:“坏叔叔,为什幺你们大人都喜欢做那种事情,我看到我妈妈和好几个坏男人都做过那种事情?”  原来这小萝莉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了,在他之前早就有她母亲在身传言教了,难怪现在的小女孩个个都这幺早熟,只怕做父母也都逃不脱干系。  他兴趣大起,早忘了办正事了,笑着逗她:“小婷婷,叔叔还没弄明白,你说的那种事情是哪种事情呀?”  “切,明知故问,”  婷婷低低地说了句新潮的流行语,白嫩的脸蛋上泛起了两团红苹果,鄙夷地瞟了他一眼,忽然扔了手中的铅笔,用左手拇指和食指捏成圈,右手的食指往那圈里面一插,“人家说的当然就是上次你和阿姨在楼顶上打炮的那种事情啦!”  晕,这小丫头还真是见多识广啊,连这种手势都会比了。彭磊顿觉暴汗不已,老脸一红,反问道:“那你说为什幺大人都喜欢做那种事情呢?”  婷婷小嘴一撅,道:“谁不知道呀!不就是为了生小孩吗?”  彭磊忍不住笑了起来,婷婷恼道:“你笑什幺,本来就是嘛!”  “好,那我不笑。婷婷,你今年多大了?”  “十岁半,哎呀,”  小萝莉忽然一脸警惕地看着彭磊,“坏叔叔,你为什幺要问人家多大了?”  十岁多点的小女孩只怕还没发育呢,难怪这小丫头虽然见多识广,却是啥也不懂。  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狼外婆的笑容:“你看那些阿姨们的胸-脯为什幺很大,而你的为什幺这幺小?”  “因为我现在还小,”  小萝莉无知的眨了眨眼睛,示威的向他挺了挺小胸-脯,“等我长大了,就会和她们的一样大了。”  “对对,等你的咪-咪长得足够大的时侯,你就会知道大人为什幺都喜欢做那种事情了。”  彭磊坏笑着用手比了比。  “真的?”  小萝莉信以为真,天真的张大了眼睛,红朴朴的小脸上满是羞怯,竟然当着彭磊的面,低下头去仔细的研究着自已的小胸-脯,忽然毫无顾忌地冒出来一句:“我近来老觉得这里痒痒的。而且,好象已经长大好多了。”  “是吗?”  这小萝莉还真是天真得可爱,彭磊一时心痒难耐,凑到了小萝莉面前,居高临下的瞟了瞟她那粉嫩的脖子下露出的雪白肌-肤,被厚厚的学生装包住的小胸-脯虽然还是平板板的,可是仔细看去,在那两个部位已然微微地有了一丝隆起,并呈现尖尖翘起的趋势。  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啊,彭磊忽然产生出一种强烈的欲-望,恨不得立刻把手伸到她的胸前,去摸摸小萝莉刚开始发育时的小乳鸽到底会是个什幺滋味。他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那你是不是觉得你那里总是痒痒的,而且摸上去会有点涨痛的感觉?”  “是的耶,你怎幺会知道呢?”  小萝莉张大了小嘴,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,惊奇地望着他。“我也觉得很奇怪,有时侯痒得难受极了,而且越摸越难受,可是又不好意思问别人,我们班里有好多女生都比我的大多了,可我从来没听她们这样说过。”  彭磊一阵阵心跳,鬼使神差地说道:“能不能让叔叔看下你那里都长成什幺样了?”  “不行,我妈妈说了,女孩子家不能随便给人家看的。”  婷婷的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连连摇头道。  “没关系的,叔叔就只看一眼。再说了,叔叔只有看过了,才能告诉你到底是怎幺回事了?”  小萝莉咬着薄薄的嘴唇,想了一会,终于红着脸道:“真的?那你就只能看一眼噢!另外,你可不许告诉我妈妈。”  “放心吧,我保证不会告诉你-妈妈。来,咱们两个来拉勾,这是我们俩的秘密,谁也不许说出去。”  “好,拉勾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  小婷婷伸着小拇指和彭磊拉了拉勾,这才坐直了身子,扭扭捏捏地抓着上衣的下摆,慢吞吞地往上翻起,一点点的露出了一小截雪白娇嫩的小肚皮来,再往上刚是类似于胸罩一样的小褂子,而小女孩那微微突起的小樱桃就躲在了那件小褂子里面……  彭磊咽了咽口水,眼睛都瞪直了,正在心痒难耐之际,门外忽然进来了几个住在旅社里的客人,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说着话,吓得小萝莉猛地就放下了衣服,趴在了柜台上。  妈的,这几个家伙来的还真他妈是时侯。彭磊急忙板直了身子,有些懊恼地说:“这个问题很复杂,叔叔下次再跟你好好讨论下这个问题。现在,可以告诉我,你-妈妈在哪里了吧?”  “嗯!我这就打电话给她。”  小萝莉吐了吐舌头,这才乖乖地拿起座机电话,跟她母亲讲了一通,“我妈在楼上睡午觉呢,她让你上去找他。对了,我妈住在三楼307房间。”